约定你一起睡睡有今朝

约定你一起睡睡有今朝

Tidur Lebih Bermakna Setiap Malam
翘楚聚集美里 共话脊柱健康
我国在国际清真制药领域继续引领全球
肥胖症手术 你 吗?

肥胖症手术 你 吗?

蚊子退散!

蚊子退散!

骨痛热症病后调理

骨痛热症病后调理

全民一起步步高升

全民一起步步高升

煎炸食物 学生健康的危机

抓准美味的时间点

掌握隐形眼镜使用指标

掌握隐形眼镜使用指标

眼科视光师 传递眼睛健康的责任
Monday, September 27, 2021

Cover Story/Issue

What is DOSH?

What is DOSH?

DOSH acts as an enforcement agency. The three main core duties are basically standard setting, enforcement and promotion. The agency is also a part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for Occupational...

Read more

VISION FIRST

VISION FIRST

视力的意识·何其的重要 在马来西亚,最常见的眼部问题有白内障、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青光眼、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和屈光不正,而这些眼疾也正是我们不易察觉到的问题。“民众对此缺乏意识,往往没有及时求医或求助,错过了治疗的绝佳时机。” 身为眼科医生的Dr. Hafiza惋惜地表示。 这些眼部问题也可分为可逆转与不可逆转两类。例如白内障和屈光不正是前者,即是可以通过治疗来恢复视力的眼疾,而青光眼和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则是无法完全治好的眼疾。 然而,这些疾病都需要及早通过筛查来发现病因。眼科主任 Dr.Suriana表示:“若提早筛查找出了病因,那就可以拯救他们的视力,也能避免盲症的发生。” 世界视觉日·免费的筛查 配合世界视觉日的到来,布城医院 (Hospital Putrajaya)与我国卫生部、College of Ophthalmologists、马来西亚眼科协会(Malaysia Society of Ophthalmology,MSO)与Jabatan Kesihatan Wilayah Persekutuan Kuala Lumpur & Putrajaya将联手举办一系列与视觉有关的活动,旨在提升民众对视觉意识的重视,了解视力的重要性。 为了让全国民众更重视眼睛和视力的问题,我国每年欢庆世界视觉日的地点都不只局限在一个州属。历届还曾在柔佛、森美兰等州属举办活动欢庆此节,而今年的主办地点就会在布城展开活动。这项活动也将会由我国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主持。 当天,最主要的活动就是提供民众免费的眼部筛查服务,而这些筛查工作都会由巴生谷其中7所拥有眼科视光师服务的医院之专业医生、眼科视光师和医护人员来执行。若民众在当下检测出任何眼疾,也将会及时得到专业的治疗建议。此次活动的目标是至少为1000名民众进行眼部筛查。 每年10月的第二周星期四是世界视觉日(World Sight Day),也是让大家关注自身视觉的一天。全球各国也会举行一些与眼部健康或与视力有关的活动,让民众意识到视觉的重要性。我国直至今日在欢庆此节日已超过10多年之久,而今年的10月10日(星期四),也迎来一年一度欢庆世界视觉日的日子。 5大大马最常见的眼部疾病 你在高风险群之中吗? 民众对眼部问题缺乏意识,往往没有及时求医或求助,错过了治疗的绝佳时机。...

Read more

女性力

女性力

女人的改变 女孩的蜕变 女孩的每一步都是踏着母亲曾经走过的脚步。妈妈的一切言行举止,其实对孩子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妈妈要做出改变,女儿才会蜕变成妈妈理想中的孩子,因为小孩学习的榜样往往从身边最亲近的人开始…… 的第三个星期天是女性友谊日,庆贺 身为女性美好的一天,同时促进女性之间的友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女性们一同参加聚餐、拜访朋友、与朋友相聚,促进女性在社会中的价值。 《我要健康MY HEALTH》关心女性身心灵健康,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们请来了也是女性的好朋友——WOMEN:girls的创办人刘艺苑,分享女性力量的绽放。 女人女孩 心事烦恼的不同 或许在我们眼中女人与女孩最显著的区别就在于年龄上,但刘艺苑觉得两者间最大的差别便是烦恼的不同。女孩所面对的烦恼,往往都是女人觉得很容易解决的事情,但女人的烦恼就不是这回事儿了。 “女人所要承担的责任,面对的事情,事实上比女孩更沉重、更复杂。二者相较之下,女人不比女孩乐观开朗,她们随着年龄增长,也渐渐地不再注重想象与创意思考,而是更讲求务实。” 当一个女孩开始有了男朋友,然后开始了一段婚姻,再组织了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便是女孩开始慢慢蜕变成女人的重要过程,因为她的身上多了作为妻子、作为母亲的责任。 WOMEN:girls 女性力量的发掘 “母亲的言行举止将决定孩子的态度与教养,而孩子的行为,往往都是父母亲的反射,除非有朋友或同学给予方法,否则一个女孩将完全依循母亲的性格。”刘艺苑说道。WOMEN:girls事实上是一个非政府组织(NGO),而刘艺苑想通过这样的形式让所有事情变得一目了然,也让所有女性意识到她们就是每个女孩心中的榜样。 刘艺苑分享道:“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很多时候不知如何教导孩子正确地运用科技产品。我们只会说:‘够了,不要再玩电脑了,快去读书。’希望孩子不要只把心思都放在电子产品上。”然而却往往没有深入去了解应该如何通过这些发达的科技,与孩子建立良好的关系。因此,通过这个组织,刘艺苑与团队到我国各地的中小学,将如何善用科技等等的醒觉意识传达给孩子们。 此外,她也透过WOMEN:girls,让女性有机会自导自演,与专业的摄影团队合作,将自己的故事讲述给大众听,传达女性的心声。他们也旨在教导一些身为母亲的女性如何创业,提供她们金融、科技、营销等的知识,让她们有机会将小生意扩大成可以增加家庭经济来源的工作。WOMEN:girls也提供未完成中学学业的女性一个学习的机会,让她们发掘自己的兴趣,从而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机会。这些努力都是WOMEN:girls想让女性有机会做出自己的新尝试,因此从中给予她们更多的自信心。 刘艺苑认为“现今社会是一个生活的最佳时期”,只要人们想表达或是想说一件事,随时都能表达出来,让别人听见你的心声。尤其声音的力量在这个社会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因此现代的女性都拥有这一个优势,而女人应该懂得如何善用这股力量。 坚持初衷 争取女性的福利 对于WOMEN:girls的前景,刘艺苑表示,作为非政府组织最主要的目的在于教导更多的人去为社会服务。这样她便可以让许多人能独立地完成更多事情,而她也可以再去发掘与完成新任务,让更多问题得到解决。“目前WOMEN:girls并没有设立分行的计划,而是想训练更多女性,甚至是社会人士,有能力独自完成自己的事业与工作。” “最近,我也发现许多女性不知该如何开始去注重自己的健康。这是因为她们缺少这方面的知识,并且没有替自己争取机会。所以我们的团队曾经提供免费检测B型肝炎的活动,让女性有个了解自身健康情况的机会。但遗憾的是,许多女性在得知结果后,大多都拒绝或回避他们的电话通知,而这也是我目前正在思考该如何应对的难题。”刘艺苑表示近期也开始关注保健课题。 不过,她笑言:“每个问题的出现都是让你学习的机会。”因此刘艺苑常告诉自己:“never say NO!” 因为她相信,每一件事的到来、每一个挑战都是让我们去学习的机会。 面对压力 机智应对的方式 在访谈过程中,不难发现刘艺苑有着与众不同气场,而这是她从言语中自然流露出的自信,也展现了她身为WOMEN:Girls与Kakiseni主席的一种坚持。 身兼多职的她,认为拥有一个良好的团队,才能促成她能一身多兼地将事情一一完成好。有同样理想、同样目标的同伴,就能一同解决很多工作上的问题。...

Read more

政府大学医院达致联盟

政府大学医院达致联盟

联手提升更佳医疗视野 一直以来,马来西亚医疗系统被公认为全球最佳的医疗系统之一,大马人民有机会以低廉的价格享有优质的公共医疗服务。我国政府在过去一个世纪致力实践的政府医疗管理机制和基础设施,为有关优势奠下良好的基础。在我国,每所政府医院和诊所都隶属同一个政府单位,即卫生部,使我国医疗系统与数据整合十分高效。 尽管如此,国内的政府大学医院的情况则可能完全不尽相同。在首都市中心范围一带,家喻户晓的大学医疗中心主要有两家,那就是马来亚大学医疗中心和国民大学医疗中心。在我国公众的印象中,有关医院的行政效率比普通政府医院高,驻院高级专科医生都是大学著名医科教授讲师,虽然收费较为昂贵,但两家大学医疗中心是许多病人喜欢求医的医院。 大家可能并不知道的是,这些政府大学医药中心并不隶属我国卫生部,而是隶属马来西亚教育部,因此并不可称为政府医院。因此,这类医疗中心与政府医院之间的沟通与整合功能非常缺乏。 针对政府大学医药中心与政府医院之间的分别,以及所面对的问题,端姑慕赫力医院(前称国大医院)医疗服务副总裁兼肾病专科医生阿都哈林阿都贾弗博士Prof. Dr Abdul Halim Abdul Gafor向《我要健康 MY HEALTH》表示,“基本上,我们都在自力更生,单打独斗。我们未能有效地将本医院的数据与其它大学医院或政府医院进行整合。” 限制拦路 未能提供更佳医疗服务 眼前的问题在于,与政府医院不同的是,政府医院是都必需向一个监管单位 -- 卫生部负责,但大学医院却并无需向任何政府单位负责,除了本身的大学校方。正因如此,由于大学校方(医院隶属单位)不仅管理医学院和其大学医疗中心而已,也必需管理大学生修读的其它科系的学院,这导致校方无法有效满足有关大学医疗中心的需求。 另一个问题在于标准与政策方面。哈林医生解释道,“大家并不知道的是,由于我们未隶属卫生部,大马政府落实的任何医疗政策其实并未直接与我们有关。换言之,结果我们看起来是一所私人医院,而非隶属政府的大学医院。” “正因如此,当时,我们觉得我们有必要与各造商讨这个问题,有必要在大学医院之间打造更具凝聚力的沟通,以便协助彼此为病人提供最佳的医疗服务。” 联盟关系 大学医疗中心共创平台 有鉴于此,政府大学医院管理层之间都坚定相信,通过合作与结盟关系,将有助打造一个交流与知识分享的平台。 2017年6月,他们做到了,国内六所政府大学医院管理层达成了马来西亚政府大学医院联盟(Consortium of Malaysia Public University Hospitals,KHUAM)关系,一致朝向上述目标,最终以为病人提供最佳的医疗服务为目的。 “随着马来西亚政府大学医院联盟关系的成立,我们创建了一个平台,互相商讨各管理层在无论是临床实践或教育方面所面对的课题,并且采用更理想的资源来解决这些问题。该团队也可扮演更强大的声音,把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向有关监管单位反映,并且获得公共医疗体系的援助。” 该联盟关系有意要解决的另一个课题是,改变我国人民对大学医疗中心的看法。哈林医生表示,“我们希望公众明白,我们是一所高等学府,并非主要的医疗中心,我们专注于特定的疾病治疗,以便进行医学教学和研究,因此我们的主要宗旨并非是一般普罗大众病人提供治疗。当然,无论如何,医者父母心,如果病人因为伤风咳嗽而前来求医,我们依然会提供治疗。”...

Read more
Page 2 of 9 1239